wanbetx手机版登录

今天是:2021年06月29日星期二 加入收藏 | 网上举报 | 举报查询 | oa系统
员工天地
春节坚守岗位的你们,平凡而美丽——春节值守系列报道二
发布时间:2018/3/5 0:00:00 来源:本站 浏览次数:4003次

春节是归乡、团圆的日子,是每个游子魂牵梦萦的期待,然而,当千家万户都享受着春节的喜悦时,却有这么一群人,在工作的责任与亲爱的家人之间,选择了前者,选择了把休息的机会留给别人,选择了坚守一线。

 

王小武:这个春节,巴适得很

“你家哪里的?”

“宜宾噻!”

“远哦?”

“是噻,三百四百公里!”

“你晓得我家哪儿的嘛?”

“那嘛?重庆?”

“垫江,不远,一千多公里。”

“小武锅,我一年没见我幺儿咯,求放过哟。”

“兄弟伙,军令状立在这点,你也晓得,九万多平的公寓楼,节点工期到咯,拿不出东西来,惩人得很,再说了,给好意思克找公司拿钱噻。坚持一哈,干到216号再回去,安安心心地干好,我给你们三倍的工资嘛!”

“好嘛好嘛!三十晚上你请我们吃年夜饭咯。”

“小问题,保证你们吃得巴适得很!”

从腊月二十五开始,王小武每天都会与手下操作工人上演“斗智斗勇”的大戏,工人们日渐强烈的思乡归家情绪,在他的耐心安抚之下,缓缓趋于平静。为了确保春节期间正常施工作业,他把床铺安在了车里,做了个“二等人”:等工人上班,等工人下工。遇到棘手的问题,操起扎丝钩就上,“身居高位”的劳务老板,和普通操作工人一样,或爬着或蹲着,钻钢筋笼爬脚手架,娴熟敏捷。在他的带动下,工人的工作热情一下子就点燃了,每天项目部安排的施工任务全部按质按量完成。

夜深了,空空的校园里只听得到掉落的树叶跌在青石板上,碰撞出清脆的断裂声,还有路边王小武车里若隐若现手机屏幕的光亮。媳妇的电话一次次地翻出来,欲拨又止,就这样反反复复不知道多少次,时间定格在215日凌晨1点,他按下了拨号键。

嘟、嘟、嘟,等待接通的声音持续了三十秒,却像等待了一个世纪。他的情绪随着时间变化,跌宕起伏。

“喂,回来了?”

电话接了起来,他妻子从睡梦中醒来的声音有点沙哑,他心像针扎一样,愣了三四秒,眼角开始有些湿润。

“没有,在杨林,春节不回来了。家里给还好嘛,幺儿睡了嘛?”

“睡掉了,家里都好,回不来你要照顾好自己嘛,明天大年三十了,记得给老汉和妈打个电话,他们想你想惨了。家里有我,不要担心,你爱吃的泡菜,等你回来就可以吃了。”

“好,要得,早点休息,辛苦你了。”

“别太累了,注意身体哟,挂咯!”

余光照在他的脸上,他笑了,喃喃自语了一番。

大年三十整天,他带着工人们一边唱着听不懂的四川歪歌,一边干着手中的活计,不能回家的情绪藏在了欢声笑语之中,下午530分,年前的任务圆满完成。路边的唯一一家还在营业的饭店,早早被王小武全部定了,满满一屋子的人。

“来嘛,兄弟伙些,一起走一个,大家辛苦咯,你们给力这个春节,我就巴适了!我们一杯敬家人,二杯敬身边的兄弟,三杯敬我们自己,一起喊三声干,我们来个‘三阳开泰’如何?”

“要得,巴适得很!”饭店里挤满了笑声和祝酒声。

三声干,传遍了寂静的大街,这声音不只是祝酒的话语,也是所有操作工人坚守岗位,撸起袖子干的豪言壮语。

为每一个远离家乡拼搏努力的工人师傅,点赞!

 

秦庆彪:狗年不苟且,勇者“新”出发

秦庆彪,云南宣威人,87年生,今年32岁。如果现在要用一个成语来形容他就是“沉稳老练”,在项目上担任4、5号公寓楼主工长,大家都叫他老秦。来直管部之前,在各个私人老板与大小公司之间辗转漂泊了8年,盖过房子修过路,打过隧道架过桥,土木系列的所有工程,都被他经历了一遍。

去年8月份他刚来的时候,我问过他,为什么这么能漂,他说不开心就不做了,千金难买我愿意,得过且过吧。

那是对他的第一印象,长得老实,心却是年纪轻轻。

他来的时候正是质监局项目最忙碌的时期,每天所有工长都泡在基坑了,有放不完的线,抄不完的标高,还有执行不完的任务,晚上八九点爬上来吃饭都是常态了。第一天,六点一到,他就背着工具包走了,手里的事情没有完,到点下班。大家就在议论,这个人“给整得成”,主工长老姚说:“他刚来,给他适应一段时间。”

第二天、第三天还是如此,大家再也坐不住了,纷纷要求“制裁”他。老姚又说:“他刚来,还没适应我们的节奏,大家多分担点。”

直到第五天,老姚五点半的时候叫他,一起去放砖胎模的线,他看了一下时间,有点犹豫,刚要开口,老姚就把卷尺和铅笔递到了他手里,拍拍他的肩膀:“明天砖工等着砌砖,今天线放不完,明天就要窝工,放完线,我们出去吃。”

六点、七点,一直到十点最后一根墨线弹上,B7区所有砖胎模的线放完,老姚吆喝了一声:“兄弟们收工了,今晚我请大家下馆子。”

老秦脸上有些不悦,他觉得好像是自己被妥协了。吃完了饭走在路上老姚和他两个人聊了起来。

“这几天能不能适应这里的节奏?”

“还好吧,你们也是挺能挨饿的。”

“哈哈,把事情做完吃着饭才安心嘛!

好像建筑行业,加班都没得加班费吧,这么拼,图啥?

“能有什么可图?图个问心无愧吧。要是把工作当作应付差事,那一样事情都做不好。我们都是干了好多年‘老不死’了,要给才毕业的这些小娃娃带个好头,拿出点火色来给他们瞧瞧。明天开始,请多指教。”

他没有说话,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到了宿舍门口大家都上了二楼,只有老姚朝着单车停放区走了。老秦问这么晚了他要去哪?同事说:“姚工媳妇还有两个月就生了,天天泡在基坑了,只有晚上才有时间回去照顾媳妇,还每晚都十一二点才回去,也是服了他。”

听到这里,他的脸抽搐了一下,径直走到了宿舍去。

那晚之后,老秦再也没有到点就走人了,干什么事情都有头有尾,他和老姚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:“这个事情我来带着兄弟们干嘛,你早点回去。”老秦的改变,让大家都很惊讶,调侃道:“秦工,是什么让你这么拼呀,是爱吗?是责任吗?”一笑就布满抬头纹的他哈哈地讲:“是不好意思,干了这么多年,还是这点样子,是我没有好好自我认识,请大家多帮忙。”

12月份,工商学院项目“点将”,经验丰富,认真踏实的老秦被安排去担任主工长,带着刚毕业的搭档,两个人热火朝天地干,他也总把老姚的“问心无愧”挂着嘴上,口耳相传地告诉其他人。

狗年不苟且,老秦算是再次起航了,用他的话说,这个春节是他工作这么多年第一次没有回家,虽然把休息的机会让给了新同事,过年不能陪伴家人,工作却让他很充实,这种满足感前所未有。

 

子洪杨:在工地上度蜜月的男人

2018214日,子洪杨与爱人在老家领证了,那天刚好是“情人节”。新婚燕尔,媳妇满心欢喜的筹划了一堆春节度蜜月的计划:去稻城亚丁感受纯粹的宁静;去成都的宽窄巷子小酒馆坐一坐;去天涯海角牵着手看日落。

他笑了,摸了摸媳妇的头说:“小傻瓜,都会去的,我用一辈子的时间和你度蜜月,你看你的手机有消息。”媳妇打开微信,是子洪杨发的两个大红包,“520”和“1314”。满心欢喜的媳妇脸色一下子变了,提高了嗓音问到:“说,是不是度蜜月你有其他事,拿钱来‘贿赂我’?”

“没有的事,你看看多有深意的数字,5201314,开心吧。”

“这还差不多,明天过完年我们就出发,风雨无阻!”

“辛苦了一年,明天你多睡会,等下我就去杨林了,项目春节轮休,还有兄弟们都在一线坚守着,我是副经理,不能搞特殊,我去陪陪他们。”

“才回来一天,领了证,你就要走?你滚,去你的工地吧,别回来了。”

媳妇气冲冲地回了房间,他皱着眉头有些手足无措,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下午五点,子洪杨回房间收拾东西,地上放好了两个行李箱,都是他日常要用的,他看见媳妇眼睛是红红的,想要安慰一下,又有点忐忑和愧疚。留下一句“我走了”。

车子开到半路,媳妇发来消息:“这次就原谅你,再有下次,你以后回来都去睡沙发吧。大过年的,在外面给我吃好休息好,你要是敢瘦半斤,等着跪方便面吧!”

来到项目上已经是凌晨一点了,大家都睡了,子洪杨蹑手蹑脚地摸进了办公室,补起了落下的工作。外面偶尔传来一两声野猫的叫唤声,听得出来,它是开心的,所以叫得轻快。

大年三十,天刚蒙蒙亮,陆陆续续有工人开始干着活计了,叮叮当当的声音叫醒了趴在键盘上睡着的子洪杨。电话这时候也响了,是现场工长打来的电话,说是现场砖工不听安排,把砖胎膜砌筑错了。

来不及洗脸,他一路小跑到了“事发地点”,只看见工长和砖工两个人谁也不理谁,僵持在那里。问了问情况,才知道原来是第七线砖开始收口的时候,砖工为了图方便,没有及时收口,现在要拆掉三十多块砖才满足要求。子洪杨走到砖工师傅面前,递了支烟给他。

“老师傅,干这么多年了,不听招呼给?”

“不影响么,承台钢筋放得下去就可以了,大这么点,能多浇半方混凝土哟?分把分,别认真。”

“大半分都不行,我们的标准是精细管控,你这样的做法是违反原则的问题,必须拆。”

砖工没话说了,悄悄地开始拆不合格的砖胎膜。

他把工长叫到了一旁,说道:“伙子,我相信昨天他砌的时候,你就发现了这个问题,为什么不及时制止,你想整他的难瞧?要改变思想了,扬威立信不是你这种操作,你要让人家服从你的管理,就要拿出点真本事出来,不是这些蝇营狗苟的招数。如果你现在还达不到,就努力去学习去请教去提高,记住一句话,干好一件事情,是需要大家配合着整的,一个人再有天大的本事,也是成不了气候的,团队协作很重要。”

工长点了点头,脸也红了一片,压低声音说了句:“记住了!”

春节长假的蜜月,子洪杨就这样往返于现场与办公室之间,与同事与工人一起过了。他说明年不忙的时候,就带着媳妇去完成蜜月旅行,在沙滩上把5201314画个爱心装进去,送给她。

 

写在最后的话:回眸凝望,感谢有你

有一种默默无闻,叫甘愿付出;有一种心甘情愿,叫坚守岗位;有一种谦让,叫把休息的机会留给兄弟;有一群不能回家的人,叫可爱可敬的总承包人。人生路上,会有许许多多的选择,如果说,生命中有这么一两段刻骨铭心的记忆。相信,春节选择坚守岗位的你们,终究会被记住。

世事远去,风云已改,你老了,带着儿孙来到这里,这栋楼或许早已斑驳,你用高八度的声音说:“这是二十多年前,我和我的兄弟们建的。”

此生,足矣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作者:直管十九部 张朝兴)


版权所有 wanbetx手机版登录 Copyright ? 2007 www.ynsbj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红枫路5号
邮编:650011 电话:0871-63510162 电子邮箱:zcbdwgzb@126.com
技术支持:昆明众誉软件科技有限公司

云南网警ICP备案 53011103402267
wanbetx手机版登录-万搏manbext体育